徐晋如 |“词”中那些本该注意的常识(上)

2017/5/13 17:27:40 | 浏览 875

    

《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徐晋如,浙江古籍出版社2015

今天我们所说的“诗词”之“词”,和它最早的含义已甚有不同。隋唐之时,由于西域音乐的传入,形成了一种新的音乐品种,是施用在宴会之上的,叫做宴乐,亦称燕乐。与宴乐的曲子相配合而写成的曲词,隋唐人叫作曲子词,或直接叫作曲子。到了宋代的时候,才名之曰词,亦有乐府、琴趣、渔笛谱诸般名目。严格来说,唐代并无“词”这一名号,只有曲子、曲子词的说法。

以上名称,皆就文辞与音乐之关系着眼。宋代亦有称词为长短句者,则是强调了这一新兴文体的句法特征。今天我们常说的词牌,本来的意思是指词的乐曲部分,最早的词牌同时就是词的题目,如《浣溪沙》咏西施,《江神子》咏江神。后来词的内容可以与词牌名没有太大关系,于是很多人做词,又会加上题目。懂音乐的文人,按照乐曲的旋律,填进字句,给歌女演唱,便叫作填词,或者叫倚声。不过,后世大多数文人的音乐素养不够,只能归纳出前人填词时每一个字的平仄,再照着平仄谱来填进字词,这也叫作填词,但与倚声填词的原始意义已完全不同。与音乐脱离后的词,变成一种“调有定字,字有定声”,句法参差的新诗体,其格律之谨严,远过于唐代所形成的今体诗。今日学者习词,并不是要学作为音乐之附丽的曲词,而是要学“调有定字,字有定声”的一种格律诗体。

标出平仄谱的“词谱”其实并不是词牌的曲谱,而是词牌的格律。这一方面比较有名的著作一是清初万树所编的《词律》,二是康熙年间王奕清等所编的《钦定词谱》,三是清人舒梦兰所编的《白香词谱》,四是近人龙榆生所编的《唐宋词格律》。《词律》与《唐宋词格律》标注词律比较严格,初学者循此入门,庶几少有差讹。一般使用,《唐宋词格律》也就够了。如果读者还有兴趣学习诗词的古谱演唱,则可以参考徐晋如、程乾主编的《新国学唱歌集》,此书收录的古典诗词乐谱,都是由可靠文献保存的古谱翻译过来的。

不要以为词的格律规定比诗严格,就更难写。实际上规矩越多的文体越好写,正因为词谱规定比诗的格律更严格,对初学者而言,填词反更易敷衍成篇,这个只要读者试着填几首词就知道了。所以初学者不妨多填一些词,培养文言语感。

学词须先读词。如何读呢?应该去读那些没有标点过的词,自己试着给词加标点,这样才能掌握词的长短句的文体特征。朱祖谋的《彊村丛书》,现在有影印版也有标点版,一定要去读影印版,不要怕累怕麻烦,慢慢读,读多了就会越来越快,还有王鹏运的《四印斋所刻词》,也要读影印版,渐渐地你就会对词的句法、用韵比较熟悉。

词与诗不同,词往往会分段,有单片、双调、三叠、四叠之别。不分段的,叫作单片,分作二段的,叫双调,分作三段四段的,叫三叠四叠。

单片词如:

天仙子韦庄

怅望前回梦里期看花不语苦寻思露桃宫里小腰肢眉眼细鬓雲垂惟有多情宋玉知

标点后应是:

怅望前回梦里期。看花不语苦寻思。露桃宫里小腰肢。眉眼细,鬓雲垂。惟有多情宋玉知。

忆江南白居易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标点后应是: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比较一下同词牌的双调词:

天仙子张先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标点后应为: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双调忆江南梁羽生

秋夜静独自对残灯啼笑非非谁识我坐行梦梦皆缘君何所慰消沉 风卷雨雨复卷侬心心似欲随风雨去茫茫大海任浮沉无爱亦无憎

标点为:

秋夜静,独自对残灯。啼笑非非谁识我,坐行梦梦皆缘君。何所慰消沉。 风卷雨,雨复卷侬心。心似欲随风雨去,茫茫大海任浮沉。无爱亦无憎。(此词押韵未依《词林正韵》)

而三叠词则如:

宝鼎现 刘辰翁

红妆春骑踏月影竿旗穿市望不尽楼台歌舞习习香尘莲步底箫声断约彩鸾归去未怕金吾呵醉甚辇路喧阗且止听得念奴歌起 父老犹记宣和事抱铜仙清泪如水还转盼沙河多丽滉漾明光连邸第帘影冻散红光成绮月浸葡萄十里看往来神仙才子肯把菱花扑碎 肠断竹马儿童空见说三千乐指等多时春不归来到春时欲睡又说向灯前拥髻暗滴鲛珠坠便当日亲见霓裳天上人间梦里

应标点为:

红妆春骑。踏月影、竿旗穿市。望不尽、楼台歌舞,习习香尘莲步底。箫声断、约彩鸾归去,未怕金吾呵醉。甚辇路、喧阗且止。听得念奴歌起。 父老犹记宣和事。抱铜仙、清泪如水。还转盼、沙河多丽。滉漾明光连邸第。帘影冻散,红光成绮。月浸葡萄十里。看往来、神仙才子。肯把菱花扑碎。 肠断竹马儿童,空见说、三千乐指。等多时、春不归来,到春时欲睡。又说向、灯前拥髻。暗滴鲛珠坠。便当日、亲见霓裳,天上人间梦里。

词的标点只应该有三种符号:有韵的句子用句号,无韵的句子用逗号,还有一种比较特殊,是词的特殊句法,它不是一个完整的句子,但意思上又有停顿,古称为“豆”,用顿号。上面这首词中,“踏月影、竿旗穿市”、“望不尽、楼台歌舞”、“箫声断、约彩鸾归去”、“甚辇路、喧阗且止”、“抱铜仙、清泪如水”、“还转盼、沙河多丽”、“看往来、神仙才子”、“空见说、三千乐指”、“等多时、春不归来”、“又说向、灯前拥髻”、“便当日、亲见霓裳”,都是这个情况。以上除了“箫声断、约彩鸾归去”是八言的句子以外,都是七言的句子,但它们和七言诗的句子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的节奏不同,是上三下四的节奏,这是词特有的句法,叫作尖头句。

三叠词还有如下的特殊情况:

瑞龙吟 周邦彦

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华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 黯凝伫因记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 前度刘郎重到访邻寻里同时歌舞惟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吟笺赋笔犹记燕台句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事与孤鸿去探春尽是伤离意绪官柳低金缕归骑晚纤纤池塘飞雨断肠院落一帘风絮

应标点为:

章台路。还见褪粉梅梢,试华桃树。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归来旧处。 黯凝伫。因记个人痴小,乍窥门户。侵晨浅约宫黄,障风映袖,盈盈笑语。 前度刘郎重到,访邻寻里,同时歌舞。惟有旧家秋娘,声价如故。吟笺赋笔,犹记燕台句。知谁伴、名园露饮,东城闲步。事与孤鸿去。探春尽是,伤离意绪。官柳低金缕。归骑晚、纤纤池塘飞雨。断肠院落,一帘风絮。

曲玉管 柳永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应标点为: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阻追游。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秋宵吟 姜夔

古帘空坠月皎坐久西窗人悄蛩吟苦渐漏水丁丁箭壶催晓 引凉颸动翠葆露脚斜飞云表因嗟念似去国情怀暮帆烟草 带眼销磨为近日愁多顿老卫娘何在宋玉归来两地暗萦绕摇落江枫早嫩约无凭幽梦又杳但盈盈泪洒单衣今夕何夕恨未了

应标点为:

古帘空,坠月皎。坐久西窗人悄。蛩吟苦,渐漏水丁丁,箭壶催晓。 引凉颸,动翠葆。露脚斜飞云表。因嗟念,似去国情怀,暮帆烟草。 带眼销磨,为近日、愁多顿老。卫娘何在,宋玉归来,两地暗萦绕。摇落江枫早。嫩约无凭,幽梦又杳。但盈盈、泪洒单衣,今夕何夕恨未了。

以上三首三叠词,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它的第一叠和第二叠在结构上格律上是完全一样的,这样的词我们称之为双拽头。就好像是拉马车一样,两匹马在前面拽着,这两匹马势均力敌,所以叫做双拽头。

《钦定词谱》收录了八百多个词牌,很多词牌又有不同的“体”,所以共有两千多个“体”。词牌中最短的是《竹枝》,仅十四字,最长的是《莺啼序》,二百四十字。《莺啼序》共分四段,即四叠词。如南宋词人吴文英的《莺啼序》: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渐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澹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应标点为:

残寒正欺病酒,掩沈香绣户。燕来晚、飞入西城,似说春事迟暮。画船载、清明过却,晴烟冉冉吴宫树。念羁情,游荡随风,化为轻絮。 十载西湖,傍柳系马,趁娇尘软雾。溯红渐、招入仙溪,锦儿偷寄幽素。倚银屏、春宽梦窄,断红湿、歌纨金缕。暝堤空,轻把斜阳,总还鸥鹭。 幽兰渐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别后访、六桥无信,事往花委,瘗玉埋香,几番风雨。长波妒盼,遥山羞黛,渔灯分影春江宿,记当时、短楫桃根渡。青楼仿佛,临分败壁题诗,泪墨惨澹尘土。 危亭望极,草色天涯,叹鬓侵半苎。暗点检、离痕欢唾,尚染鲛绡,亸凤迷归,破鸾慵舞。殷勤待写,书中长恨,蓝霞辽海沈过雁,漫相思、弹入哀筝柱。伤心千里江南,怨曲重招,断魂在否。

而宋末词人、名乐师汪元量的《莺啼序·重过金陵》则是该词牌的变体,共二百三十六字,为:

金陵故都最好有朱楼迢递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 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正潮打孤城寂寞斜阳影里听楼头哀笳怨角未把酒愁心先醉渐夜深月满秦淮烟笼寒水 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灯火渡头市慨商女不知兴废隔江犹唱庭花馀音亹亹伤心千古泪痕如洗乌衣巷口青芜路认依稀王谢旧邻里临春结绮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 因思畴昔铁索千寻谩沈江底挥羽扇障西尘便好角巾私第清谈到底成何事回首新亭风景今如此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东风岁岁还来吹入锺山几重苍翠

应标点作:

金陵故都最好,有朱楼迢递。嗟倦客、又此凭高,槛外已少佳致。更落尽梨花,飞尽杨花,春也成憔悴。问青山,三国英雄,六朝奇伟。 麦甸葵丘,荒台败垒,鹿豕衔枯荠。正潮打、孤城寂寞,斜阳影里。听楼头、哀笳怨角,未把酒、愁心先醉。渐夜深,月满秦淮,烟笼寒水。 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灯火渡头市。慨商女、不知兴废,隔江犹唱庭花,馀音亹亹。伤心千古,泪痕如洗。乌衣巷口青芜路,认依稀、王谢旧邻里。临春结绮。可怜红粉成灰,萧索白杨风起。 因思畴昔,铁索千寻,谩沉江底。挥羽扇,障西尘,便好角巾私第。清谈到底成何事。回首新亭,风景今如此。楚囚对泣何时已。叹人间、今古真儿戏。东风岁岁还来,吹入锺山,几重苍翠。

两词合观,其句法、用韵都有不同,同一词牌的不同体,往往如此。

古时词家,自己的作品辑集,都要填上一两首《莺啼序》,以显示自己才力之大。其实,《莺啼序》这个牌子在体性上近于古代的一种特殊文体——“赋”,以穷尽物色,铺陈摛辞为高,并不难写。真正难写的,其实是小令,要用精短的篇幅表示深挚的情感,这才更考验词人的才力。

词的句法与诗有显著的区别,词的用韵也与诗显有不同。有一韵到底的,如:

浣溪沙 薛昭蕴

倾国倾城恨有余。几多红泪泣姑苏。倚风凝睇雪肌肤 吴主山河空落日,越王宫殿半平芜。藕花菱蔓满重湖。

谒金门 韦庄

春雨足。染就一溪新绿。柳外飞来双羽玉。弄晴相对浴。 楼外翠帘高轴。倚遍阑干几曲。云淡水平烟树簇。寸心千里目。

也有上下片各用一韵的,如:

清平乐·独宿博山王氏庵 辛弃疾

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

还有每两句一换韵的:

减字木兰花 秦观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 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

诗里的押韵,平声只能和平声押,入声只能和入声押,惟有上声、去声可通押,词中还有一类,是平声和仄声可以通押的,这叫作通叶(xié):

西江月 辛弃疾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渡江云 蒋春霖

燕泥衔杏雨,炉薰隐篆,朱户昼愔愔。半窗松影碎,小语分茶,日暖唤青禽。那不见、招手楼阴。空自踏、落花归去,消歇酒杯心。 沈吟。红墙几尺,远过蓬山,更难通鱼锦。换尽了、陌头柳色,愁满罗襟。梦中常订重逢约,甚隔帘、翻怕相寻。门又掩,碧桃一树春深。

甚至还有交错用韵的:

诉衷情 韦庄

碧沼红芳烟雨静,倚䔵桡。垂玉佩。交带。袅纤腰。鸳梦隔星桥。迢迢。越罗香暗消。坠花翘。

相见欢 薛昭蕴

罗襦绣袂香红。画堂中。细草平沙,蕃马小屏风。 卷罗幕。凭妆阁。思无穷。暮雨轻烟,魂断隔帘栊。

以上这些,在读词、填词时都是需要注意的。

词的标点,要以词谱为准。比如选进中学语文课本的人人会背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其实正确的版本应该是这样的:

大江东去,浪声沉、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处,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是“浪声沉”而不是“浪淘尽”,因为沉是平声字,尽是仄声字,这个地方只能用平声。是“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不是“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嫁了,古代特指把女儿嫁出去,而“了雄姿英发”的“了”,是完全、全然的意思。“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不是“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因为按照词谱,故国神游和多情应笑正好是对仗的句子。

又比如绝大多数学者把苏轼的《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的最后几句标点成:“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其实按照词谱,只能是“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所有的《水龙吟》,结尾一句的四言句都是一二一的句法,不能有例外。——如果有例外,在宋代就没法唱了。


作者:徐晋如,字康侯,号胡马,现为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香港孔教学院永远名誉院长、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国学院教务长。著有《忏慧堂集》、《高贵的宿命》、《大学诗词写作教程》等,与陈永正教授共同主编《百年文言》。腾讯儒学《晋如说儒》主讲。

(本文转自公众号“汉文字创意”)


咨询热线:0371—66267916   66268398   66267915   访客留言在线客服 │ 关注我们  
 
河南诗词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河南诗词学会
 
 
 版权所有 2008-2017   郑州市金水路99号建达大厦6D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