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之喑》

2018/6/8 18:28:11 | 浏览 183

    失声而不能言,谓之曰“喑”。
顾名思义,《午夜之喑》自然是午夜失声而不能言。为何在午夜失声,且不能言?
所谓白昼和黑夜,只是时间留在我们身上的印记,当我们被周遭的喧闹所同化,谁还记得我们内心所需要的那一片平静?在后工业文明无声的倾轧下,人性在一点点变质,我们所依赖的精神内涵也不断地被稀释,焦虑、恐慌已成为我们最基本的体征,没有人能拯救我们,除了在午夜梦醒时暗自失声,我们能说些什么?又能向谁诉说?
现实太密集的欲望,已让我们的灵魂空无所依。长诗《苹果》并没有为大家提供心灵的庇护所,但通过对“苹果”这一意象的多次转折,至少让人感受到了“一个人,就是一个悬崖。”在欲望、政治和电子产品依赖症下,人的变形和扭曲,被物化的悲剧,是我们自己放弃了心灵的自由……
而《深渊》,几乎是现实的镜像:“十二月的残忍是四月的三倍”,没有人愿意“让脖颈更接近锋利的刀刃”,但我们像蛇“在盘子里卷曲着身子,一点一点吃掉自己。”我们身陷丝袜尽头的“沼泽”,感受到的只是吴莫愁的《痒》……
这就是跨度很大的诗集《午夜之喑》。
它所呈现出的斑驳性,就是写作的丰富性。作者选择13年作为一个时间切片,只想说明诗歌在当下,仍有它精神的比重,在人性的显微镜下,我们仍能清晰地看到其文化内在的基因。

这已经是最后一篇了  


咨询热线:0371—66267916   66268398   66267915   访客留言在线客服 │ 关注我们  
 
河南诗词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河南诗词学会
 
 
 版权所有 2008-2017   郑州市金水路99号建达大厦6D座